诺言_你是年少的欢喜

您好,这儿诺言!
坑多且杂
cp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w





中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是土偶女孩!pick正正!
cp主磕贾正!可逆不可拆!

【喻黄】Champagne rose/花吐症paro

嘿大家好,这里诺言qwq
之前和情敌沉迷搞事无法自拔的成果qwq
大概是,我们俩一人一条世界线,但是梗是一样的emmmmm【有点难懂】
反正是个甜不拉几ooc严重的小短篇啦qwq
祝黄少生日快乐!!!
最后欢迎扩列!企鹅号1715554193求大佬扩我!
尝试着放情敌文的链接↓

http://xuniyishinuoyan209.lofter.com/post/1e6792bc_10de5641

Champagne rose
*喻黄花吐症paro

——I only love you.

甜蜜的、柔软的奶油色。
黄少天有些麻木地看着手中的花,毫不犹豫地扔进了马桶,按下了冲水按钮。
这已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发现自己会吐花是一周前日常训练的时候。
蓝雨的日常训练严肃而枯燥,好不容易熬到训练结束的时间,他甩了甩手,捶了捶有些酸麻的腿,抬起腿随意一蹬桌子,带着轮子的转椅就滑了出去——有意无意的滑到了喻文州旁边。
而喻文州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伸手拦住了那张即将撞上桌子的转椅。
“啊谢谢队长救命之恩!刚刚差点撞上去啊吓死我了!”
“小心点啊少天。”那个人笑了笑,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
黄少天看着面前人的笑容有些出神,却猛然感觉喉口传来一阵瘙痒。
他背对着喻文州咳了两下,才勉强压下那种不适感,低头看时才发现手中不知何时躺了两片花瓣。
——那花瓣还很小,带着一层柔软的绒毛,是一种甜蜜的、柔软的奶油色。
他惊恐极了,连笑容都僵在了脸上,招呼也没打就猛地起身,冲向了洗手间。
面对镜子中脸色惨白的自己站了半天,用冷水洗了把脸,他才冷静下来。
回到宿舍,他掏出手机打开网页,紧张到有些笨拙的输入了【吐花】两个字。
片刻后,他看着电脑屏幕,一时失语。
【「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具体特点为: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暗恋的人……吗。

黄少天倒在床上,郁闷地将手机锁屏。
他知道,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
他的队长,喻文州。
喻文州啊,他总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内心细致极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关心着,照顾着队里的每一个人,他是把蓝雨一步步送上辉煌的基石,是“剑与诅咒”里如影随形的诅咒,是最好最好的搭档,是可以毫无忌惮的依赖的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感情变了质呢?
或许是在训练营时他的包容,或许是出道时紧紧交叠的手,亦或是两个人肩并着肩开创“双核时代”,“剑与诅咒”横扫联盟时,那个人意气风发的微笑。
脑海当中浮现出喻文州似笑非笑的脸,黄少天又咳了几声,紧紧攥住了手中的花瓣。
队长那么受女孩子欢迎……怎么可能喜欢男人呢。
可他在外大大咧咧,一副天上地下黄少最帅的骄傲样,面对喻文州时却别扭的不得了,畏畏缩缩的,矫情得像低到了尘埃里的花。
这根本不像他!
他烦闷地在床上打滚,靠,想他堂堂剑圣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因为这种无聊的感情问题憋屈,实在是太逊了!
他还是溺在了深海里,名叫“喻文州”的深海。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咳得也更剧烈。
这天,他刚从喻文州房间回来,带着小小的期冀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个人,若无其事地说出大段大段的话以掩盖心中的悸动与慌张,可那个人仍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却没说几句话就皱起了眉,去了洗手间。
果然是嫌他太烦了吧?连靠近都不想和他靠近了,去洗手间是个借口,这个举动……其实是在赶他走吧?
黄少天一阵酸涩,五脏六腑仿佛纠结在了一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于是,他的喉咙又感到一阵瘙痒。
喻文州回来后,他强笑着和喻文州告别,逃也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阵剧烈的咳,却咳出了几片带血的花瓣。
他勉强能认出,那似乎是香槟玫瑰,象征着优雅与沉着,是极其美丽的,温和的颜色,就像喻文州一样,带着一种凛然的、超凡脱俗的气质。上面沾染的斑斑血迹并没有掩盖它的风采,反而显得更加妖冶。
黄少天着了魔般轻轻碰触花瓣,又像被烫着了似的缩回了手。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会死的。
可又能怎么办呢?
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是谁?是队长吗?
他原本抑郁的心情略微好了些,脚步轻快地跑去开门,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小剑客。
“啊是瀚文啊,快进来吧,喝杯水,刚训练完就跑过来啦?有什么事吗?”
卢瀚文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那个……黄少你看啊,这几天老是训练大家也很累啊,反正最近也没比赛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带着大家出去吃饭吧!我想吃楼下的肠粉了……黄少求你!”
黄少天摸了摸小卢的头,笑着回道:“想出去跟队长说就行了啊,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少年的眼睛亮晶晶的:“因为队长对黄少比较……比较纵容嘛,大家都知道的,只要你说的话,队长一定会同意的!”
他一怔,心里隐隐燃烧起了什么。
“好啊,瀚文你先去……”他抬头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带有“剑与诅咒”字样的钟表,已经快七点半了,“叫大家来集合吧。”
黄少天拿起手机,想到那个人现在应该在休息,就发了一条短信,用欢快的语气告知对方大家在楼下吃饭,想了又想,又在短信最后加了一句“是我提议出去吃饭的,千万别怪他们啊啊啊!”
简单收拾了一下他就下了楼去,卢瀚文已经发来了包间的号码。
黄少天由着服务员把他带到包间门口,期间被两个小姑娘指指点点嘀嘀咕咕地讨论了一阵,他回头给了她们一个微笑,转头时听到了小姑娘压抑又惊喜的声音:“啊啊啊真的是黄少黄少好帅啊我要死了我们要追上去吗张死沉你快扶我一把哎为什么没有喻队呢他们不应该在一起吗QAQ”
不愧是自己的粉丝,话真多。
黄少天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着,喻文州你看,连粉丝都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
感觉到服务员停下了脚步,于是他抬头看了看面前包间的号码,推开门,不出意料的看到了蓝雨的众人。
卢瀚文摘下耳机迎了上来,宋晓和李远在……打架?谁知道为什么。徐景熙正粗暴的一手拎一个把他们俩分开,郑轩坐在角落里喃喃地嘟囔着“压力山大”。
“咳。”黄少天咳了一声。
几个人立刻正襟危坐,齐刷刷的喊了一声:“谢黄少!”
“噗——”黄少天被逗笑了,“你们干什么?约好的?又不是我请客……我告诉你们今天这顿饭钱从公帐里出,别看我我没钱!”
“不是我说,队长怎么这么宠黄少啊……”在等上菜的期间,宋晓猛地趴在了桌子上,“想干嘛就干嘛,没天理没人性!”
“说什么呢……”黄少天难得有些惊慌,他隔着左边的小卢敲了敲宋晓的脑袋,“你们这么说就像队长压榨你们一样啊!队长明明那么好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的……”
“嗯……可就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啊……你看,训练的时候队长总是坐你对面,还老是抬头看你,每天给你做手操……甚至嘱咐食堂大妈不要往饭里放秋葵!”宋晓义愤填膺,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表情突然惊悚了起来,“你们不会在谈恋爱吧?”
黄少天这会真慌了,面对蓝雨众人突然纷纷投射来的充满探寻的八卦目光,他只能敲着桌子佯怒道:“喂喂说什么呢说什么呢,哪有的事!你也不想想我们俩怎么可能呢!”
“好吧……要么就是队长暗恋你……”宋晓又趴回了桌子上,语气空洞,仿佛下一秒就要原地升天,“人生啊,大起大落……”
“他怎么了?”李远疑惑地问道。
“大概是鸡汤看多了,或者被虐了。”徐景熙端起茶抿了一口,平静道。
眼见着队员们又开始像往常一样插科打诨,而黄少天的心脏却从刚才起剧烈跳动,快要跳出来似的在左胸口宣誓着自己的存在。
宋晓说,喻文州可能暗恋他?
想到这,他脸上的笑容一僵,冲向了洗手间。
随着咳声,花瓣从口中滑落,牵连出了猩红血迹,颇有些触目惊心。
他方才略微有些上扬的心情荡然无存。
他要死了。

他回到位上与队员们东拉西扯,很快就聊嗨了,正当他拍着桌子大喊“我庙压你药,蓝雨日微草”“本剑圣天下无敌”的时候,包间的大门被推开了。
“都在呢?”开门的动作带来些许凉风,在场的人竟不敢出声了。
于是,黄少天在队友们目光的催促下,迎了上去:“队长你来啦!”
喻文州环顾四周,收获了一圈蓝雨众人恐惧的目光之后无奈地笑着开口:“既然来了,就放松一下吧。”
气氛又一次变得热络了起来。
喻文州极其自然的拉开了黄少天右手方向的椅子坐下,身体向后仰靠着座椅的靠背,唇角轻轻向上翘起,专注地看着蓝雨众人的讨论。
真奇怪,为什么喻文州就那么好看呢?
黄少天偏头看他的时候这么想着。

回到宿舍,黄少天把自己瘫在床上,又是几声咳嗽,花瓣止不住的从口中涌出。嗓子生疼。
应该是吐花吐多了……最后不会是噎死的吧?
那样一点都不帅。
不过,躺在一大片柔软的花瓣里死去也挺浪漫的。
不知道队长看到自己吐花死的会是什么心情。
大概会很难过吧。
好好的搭档说死就死,这得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黄少天苦中作乐地想着。
他全身无力,皱着眉头咳了几下,把手中零星的奶油色花瓣扔了出去。
他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脑海里昏昏沉沉的,四肢冰冷。
他要死了。
他隐约想起了之前搜索香槟玫瑰时蹦出来的一句话。
香槟玫瑰……
I only love you.

喻文州,我喜欢你。

恍惚间,他感觉有人在敲门。
谁啊。
敲什么门。
没看到我快死了吗。
敲门声逐渐大了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此刻有些不复往日的沉稳:“少天?少天你在里面吗?”
坏了坏了,会吓到他的。
黄少天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想下床,却脚下一软,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宿舍的门被猛地打开了:“少天?少天!”

喻文州撞开屋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床上、地上,到处都是混杂着血丝的花瓣,空气中弥漫着花的甜香和血腥味,黄少天倒在地上,似乎已经不省人事了。
他急走几步,将倒在地上的人扶起,抱到床上,轻声唤着:“少天?醒醒,我来了。”
黄少天艰难地睁开眼,勉强露出了个笑容:“队长……你来啦,没有吓到你吧?”
喻文州掏出手机上网搜索了几个名词,眉头渐渐锁了起来。
暗恋之人?
“少天,你的暗恋之人是谁?”喻文州语气轻柔。
“我……”黄少天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花瓣呛到喉咙里,异常难受。
就在面前啊,暗恋之人。
“少天别害羞,我们得赶紧找到那个人,不然你会死的。”喻文州的话语中带着焦急,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
仿佛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瞬间涌了上来,黄少天红着眼睛抓住喻文州的领子,强迫他低下头来,有些绝望:“队长你……会不知道他是谁吗?”
喻文州愣了愣:“少天……你别这样,我真的不知道。”
黄少天脱力般的放下手。
“全蓝雨都知道了,甚至全联盟都知道了!”
妈的,忍不住了。
黄少天狠狠地吻了上去。
死就死吧,老子就想亲他。
他感觉到喻文州先是僵了僵,然后伸手温柔的抚上了他的后脑勺,轻轻的加深了这个吻。

黄少天的内心突然一阵狂喜。
队长没有推开他!
于是他更加得寸进尺了起来,双臂紧紧的缠在他脖子上,舌头灵活的撬开了喻文州的唇。
他好像听到喻文州笑了笑,声音低沉,像有一撮小羽毛在他心上划了划。
一吻终了,黄少天重重地咳了几声,吐出了一朵完整的花。
那果真是一朵香槟玫瑰,是甜蜜的、柔软的奶油色。
他抬头看向喻文州,喻文州伸出了手,手里是一朵漂亮的香槟玫瑰。
他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啊,太好了,队长队长,我好像好了!”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喻文州颇为无奈的敲了敲他的头,把他揽进了怀里:“你啊……本来想我提出来的,没想到被你抢先了。”
“嗯?”黄少天惊奇地抬头。
“表白。”喻文州笑吟吟地道,“少天说这件事情全蓝雨和全联盟都知道了,那还有一件事情,少天不知道啊。”
“什么?”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不受控制,脸颊有些烧红。
“我喜欢少天,好像全联盟和蓝雨也都知道。”
喻文州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认真道。
黄少天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感觉自己要开心炸了,眼睛亮晶晶的。
他几乎是有些手忙脚乱地答道:“我,我也喜欢队长!特别喜欢……”
话语淹没在一个轻柔的吻里。
怎么会这么好呢,队长也是喜欢他的。

“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香槟玫瑰的花语。
我怎么会那么幸运,能和你在一起。
I only love you.

——END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