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_你是年少的欢喜

您好,这儿诺言!
坑多且杂
cp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w





中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是土偶女孩!pick正正!
cp主磕贾正!可逆不可拆!

【贾正】Youth

*cp贾正
*半夜激情产出
*短篇ooc
*大概是一个有关青春的故事




有人问黄明昊,他的青春是什么。
少年想了想,笑着回答:“是阳光,汗水,润喉糖。”



初夏。

南韩的训练任务实在是繁重,一天练习下来,难得忙里偷闲,已是傍晚。

到晚饭时间了。黄明昊揉着眉心推开声乐教室沉重的门,他走到门外,疲惫地靠着墙,咳嗽几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板润喉糖,熟练地掰下一颗扔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摇摇晃晃地站直身体向前走去。

夕阳橘红色的光芒透过窗户撒进来,铺满了窗前的方寸天地。走廊里已经有些昏暗了,漫长的道路上有几盏应急灯早早地亮起。而路的尽头,顺着舞蹈教室的窗向里望去,空旷的舞蹈教室里仍有一个身影不知疲倦地舞着。

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可每个动作动作依旧充满了力量,举手投足或英姿飒爽或柔而不媚,在这个夏日的傍晚仿佛散发光芒。他黑色的短袖T恤被汗水紧紧粘在身上,勾勒出优美的肌肉轮廓,夕阳为他镀了一层瑰丽的夺目的光。

黄明昊倚在窗边看着,他嘴里是熟悉的带着清凉薄荷味的润喉糖,嚼碎了发出“嘎嘣”的清脆响声,浓郁的薄荷气息从口中传到鼻尖,最后传递到大脑。

巨大的落地镜前,朱正廷一个空翻结束,稳稳落地后脱力倒下,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着。黄明昊走进屋里,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因喉咙胀痛而难以出声。

听见脚步声,朱正廷微微抬头看向来人,在看清对方是黄明昊后略微有些诧异:“Justin?还没回去吗?”

朱正廷的声音本就温温软软的,此时私下里交流便换回了母语,还带了点南方人的口音,尾音微微上扬,像勾子一样,勾得他心动。

黄明昊乖巧地点点头,到一边去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递了过去。

朱正廷坐起身来,用毛巾胡乱擦了擦脸,又用力地擦了擦湿透的头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今天被折腾得怎么样?又累的说不出话来了?”

平日里闹腾得不行的孩子突然安静如鸡,朱正廷免不了得关心几句。

黄明昊实在是累了,他在朱正廷对面盘腿坐下,又一次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还行。”

朱正廷眉头微皱,转身去够来了桌子上自己的水杯,里面盛了些胖大海,已经被泡开了,像一朵一朵褐色的云,漂在水里。他把杯子递过去:“赶紧喝点儿吧,给你留的,应该是温的。”

没等黄明昊接过去,他自己先拿回来“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然后才又递过去,还点评道:“可以,没凉。”

黄明昊接过杯子,有些嫌恶地撇开上面漂浮的胖大海,喝了一大口。

他喝了一口就不想喝了,杯子放在一边,把整张脸凑到朱正廷面前。

朱正廷被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随即他无奈地弯了弯唇角,在黄明昊唇上轻轻一吻。

得到亲吻的黄明昊整个人垮下来一样,浑身上下仿佛没了骨头,把自己塞进朱正廷怀里不动了。

朱正廷也没再出声,任由他霸占了自己的腿,默默地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许久,他才听到小孩儿艰难发出的嘶哑的声音:“正廷哥,我好累啊。”

他低头看黄明昊,发现少年眼眸中有泪光。

于是他屈指弹了弹少年的脑袋,得到了少年吃痛的呼声:“怎么啦?我和你说黄明昊,别在这儿跟我撒娇,没用。”

黄明昊眼睛眨巴眨巴,看着面前满头大汗却面色平静的青年,长年累月的情绪在此刻突然爆发,眼泪在眼眶中转了两圈,就掉出来了。他抽抽鼻子,抹了把脸,眼泪却还是止不住地流。

他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哭腔:“正廷哥,我为什么要当练习生啊?我完全可以回去学习,然后跟爸妈学着做生意,我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啊?”

朱正廷盯着少年的泪水看了半晌。

黄明昊太年轻了,他才15岁,还是应该在校园里埋头苦读挥洒青春的年纪。他家境优裕,前途坦荡,却抛弃了优越的条件,义无反顾地来到异国他乡当一名小小的练习生,还强行给自己套上了少年老成的外壳作为武装。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得用手拭去挂在黄明昊颊边的泪水,轻轻叹了口气。

“Justin,你想,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道路,就算未来有再多的艰难险阻,都要咬着牙坚持下去的。”

黄明昊抬头看他,他顺理成章地捧起少年的脸颊,认认真真地回望:“因为你看,这是你的梦想,你为之努力奋斗了这么久,而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你怎么能放弃呢?”

“因为你热爱舞台,热爱说唱,热爱舞蹈,你希望把自己所热爱的东西展现给大家看,有错吗?所以不要轻易放弃。”

“你想想,我们有粉丝,他们期待着我们登台表演,展现出最好的自己,你又怎么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呢?”

“明昊。”

“生命如行舟,我们不能回头,也不该回头。”

耳边,黄明昊“嗯”了一声,朱正廷身体靠在墙上,将黄明昊搂进怀里,哄孩子似的轻轻拍着他的背,直到黄明昊慢慢平静下来,他才抬手用手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悄悄挡住下滑的泪水。

黄明昊趁对方不注意,抬眼看过去。

朱正廷真的很好看,五官俊美,皮肤白皙。纤长的睫毛此时被泪水打湿了,蝶翼般轻轻忽闪,簇拥着如水般清澈明净的星眸。此时从他的角度抬头看去,还能看到对方堪称完美的下颌线。

他心想,你看,这是我亲爱的哥哥,我温柔的恋人。

我们是一样的,为了梦想和未来奋力拼搏。

我们相互照料,相互扶持,我们将一起走过漫长岁月。

他重新将脑袋埋回朱正廷胸前,说话声音闷闷的:“哥,我饿了。”

“那我们去吃饭。”

“今天不减肥了,想吃猪蹄。”

“那得看食堂里有没有。”

“嗯……朱正廷。”黄明昊偏了偏脑袋,目光向着窗外,窗外有夕阳,有花草树木,有远处的鳞次栉比车水马龙,目光无限延伸的地方,是更远处的有些遥不可及的美好未来。

“怎么了?”

“我们一定,一定会出道的。”

“嗯。”

“我们的未来还很长。”

“……嗯。”

朱正廷从地上爬了起来,摸摸黄明昊的衣兜,掏出那板润喉糖,却发现只剩最后一颗了。

他权衡了一下利弊,把唯一的一颗抠了出来,塞到了黄明昊嘴里。

黄明昊下意识地咀嚼,被朱正廷瞪了一眼:“润喉糖是含化的!什么坏毛病。”

黄明昊又嚼了一会,一个翻身跳了起来,窜到正在整理东西的朱正廷面前,死死封住他的唇。

薄荷气息在两人唇齿间弥漫。

夕阳的光晕更加深了些。


黄明昊捧着话筒笑:“这大概就是我的青春吧,对青春一切美好的向往,一起哭过笑过,有人陪我一起走过,能在最暗无天日的时光里冲破黑暗的枷锁,走向繁华红毯前程似锦。”

说罢,他冲着摄像机外角落里坐着的人,微微笑了。

这是他的青春热血。

END

一大堆废话:文的灵感来源于毕业典礼,和有好感了三年的男生单独合了影,感慨万千。
跟闺蜜描述我对他的感情的时候就是这样,与其说喜欢他,倒不如说是喜欢青春,有温柔的阳光和温柔的少年,一起哭过笑过,这三年和他一起走过。
这就是我的青春热血。
然后想了想,Justin的青春会是什么样子呢?有哥哥的陪伴和照顾,两个人一定会越来越好吧?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希望大家看得到青春……。
再一次感谢大家阅读!一条咸鱼能给喜欢的cp产粮真的太开心了!

【胡熊】随手写的段子

观昨天节目有感。
一个加了cp滤镜的场景,圈地自萌不上升正主。
这个地方,真的,戳死我了。
以下正文↓



“哥,你相信我吗?”

他猛地抬头,撞上了胡一天的目光。

胡一天就在不远处,朝他伸了伸手。他目光干净而澄澈,就这样专注地、定定地向自己的方向看过来,竟有几分天真无邪的意味。

熊梓淇抿了抿嘴唇。

这小孩儿真坏,录节目还把在家那套拿出来对付自己。
可他偏偏就吃这套。

鬼使神差的,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开了口:“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的。”

他边说边从腰带上取下三条道具沙,递了过去:“拿走。”

然后胡一天就走了过来。他身量高挑,腿也显得长了一截,步子自然大了许多,此时却走得极慢,蹭了几步才来到他面前。


熊梓淇冲他比了个大拇指,有些心虚地瞥了一眼镜头,暗自希望胡一天不要做出什么太过暧昧的动作。


可胡一天最后一步踏出时冲他伸出了手。


在那一瞬间,他用自己的手细细地包裹住了熊梓淇的,借助向前的冲力,整个人几乎都要栽到熊梓淇怀里。


他似乎是想拥抱面前的人,却又克制住了,只是认真地将两只交叠的手放在了胸口,轻阖双眼。



平心而论,胡一天的眉眼真的很好看,在这遍地俊男靓女的娱乐圈也显得突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眼底投出一片温柔的黑影。


胡一天背后是从室内溢出的暗红色光芒,身上穿着灰色的外套,还背了一个滑稽幼稚的绿色的小布包。


在这样暧昧不清的氛围里,他睁开眼睛,黑沉沉的眸子像晶莹剔透的黑宝石。他用这双眼睛看着别人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自己被对方深爱着。


不过的确是被深爱着。



胡一天将熊梓淇的手稍稍向上提了提,惊得熊梓淇以为他下一秒就会亲上去。


他就这样握着熊梓淇的手,轻轻地摩挲着,微微偏着头看他,专注极了。目光中是隐藏不住的温柔与痴迷,熊梓淇甚至有些心跳加速——


那神情,像一个虔诚的信徒抓住了自己所信仰的神灵。



仿佛那就是他的神,他的信仰,他的一生所爱。






END

辣鸡改图,贼丑QAQ
p1改图,p23原图
原图cr大勋fa微博和白敬亭资讯台
单纯觉得这两张图超配,可以p到一起x
图没授权emmmm不妥删
爱各位,爱两位老师,比心心♡

祝我生日快乐,嘿嘿嘿。

n刷恐怖童谣上的时候发现一个点...
当时大家发现甄公爵死亡,福尔摩撒开始分析死亡原因,大家都很认真的在听,只有鬼魏在搞小动作。鬼鬼把大勋花甩开之后,大勋花抬头,镜头转换的时候白白正在盯着他们那个方向看,大勋花抬头的时候小白又移开视线了...
不知道算不算糖,带cp脑看的,在夹缝中抠糖吃。
逻辑混乱w

在自己窝里立一个小小的flag。
期末考完之后肝5k字的文吧。

【魏白】无题

无题

*cp魏白
*一块贼短贼短ooc到爆炸的小甜饼
*文笔辣鸡求不嫌弃qwq
*欢迎各位魏白女孩扩列✧٩(ˊωˋ*)و✧



长沙一月的夜极冷。
凛冽的风从耳边吹过,刮得人脸颊生疼。南方特有的潮湿阴冷的空气从人衣领子里钻进去,肆无忌惮地侵入四肢百骸,连骨头缝都开始隐隐作痛。

“嘶——这天儿怎么这么冷啊。”白敬亭刚跨出摄影棚就狠狠打了个哆嗦。他伸出手搓了搓身上新潮但单薄的夹棉外套,很没形象地缩起脖子,把手揣到兜里。

正是深夜,大街上空无一人,路边停泊的车辆整齐地排成一条赏心悦目的直线。路灯流光溢彩地照下来,万家灯火早已熄灭,只有它还孤独而灿烂地亮着,给人所在之处投下一片漆黑的影子,却也带来漫天璀璨的的光华。抬头望去,只有绵延向前的路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被黑夜逐渐吞噬。

他出来的并不算早,录制完节目后又和节目组交谈了很久有关剧情的相关事宜。等他出来时,其他嘉宾已经先行离开了。

摄影棚所在的街道此时显得有些冷清,仿佛只有他一人。

白敬亭脚步丝毫未停,继续向前走。

“这样就冷了?那等你到了东北可咋整啊。”突然,脖颈一暖,一条熟悉的围巾以熟悉的方式粗暴地勒了上来,阻挡了白敬亭前进的脚步。

“咳……不是我说你干什么啊?谋杀?”他咳嗽两声,被一条围巾硬生生刹住车,回头瞪向罪魁祸首,而对方笑得见眉不见眼,脸颊边的两个小梨涡浅浅的。

大概是盛了蜜。

他这么想着,用眼刀剜向那个人,不动声色地将怦然心动藏回眼底。他拎起了围巾的一端,无意识地蹂躏那排毛茸茸的流苏。

那是一条深棕色的呢子围巾,很厚,不是什么名牌,却十分保暖。上面还带着另一个人的体温——温柔又宽厚,像那个人一样。

“我上东北能干啥玩意儿?”白敬亭低下头,脚下踢踏着路边的小石子,学着对方的口音嫌弃道,“大冬天的,去东北避暑吗?”

魏大勋举起双手示弱,在得到眼神准许后又给面前的小祖宗系围巾。他认真地将围巾一圈一圈地缠在裸露的雪白脖颈上,还在末端打上了一个十分少女的精致的蝴蝶结。他整了整围巾的边缘,小心翼翼地揽住白敬亭的肩膀,含含糊糊地道:“那啥,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白敬亭意思意思挣了挣,或许是看四下里没人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亦或是魏大勋的目光太过灼热,他没再反抗,反而默许了对方的动作,懒懒地向空中吹气玩。他看着灯光下在寒冷的空气中向上蒸腾的白雾,许久才嘟囔道:“切,面对啥?”

“跟我回东北……见家长啊。”魏大勋侧过头冲他挤了挤眼睛,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白敬亭突兀地打断了:“行了,别贫了,你不得给你爸妈打折腿?赶紧走吧。”他继续迈步向前,揉了揉耳朵,试图压下从耳根灼烧上来的热度。

魏大勋皱了皱眉头,这才感到白敬亭身上扑面而来的凉意。他摸了摸白敬亭的衣服,眉头皱的更紧了:“怎么穿这么点儿就出门了?”

张牙舞爪嚣张得不行的白小爷终于哑火了,他有些心虚地转开头不看魏大勋,干咳了两声,慢慢地、吞吞吐吐地道:“我这不是……不知道这么冷嘛。况且我还年轻,我特抗冻……”

魏大勋斜眼睨他,仿佛看透了一切,冷冷道:“甭给我瞎掰扯这掰扯那,你不就是臭美吗,一大老爷们儿臭美啥,都给冻成杆子了。”

“我哪臭美,哪像杆子!”白敬亭突然被按住胳膊,试图奋起反抗维护自己的尊严,却被对方压了下来,强行披上了一件外套,这才口嫌体直地裹紧衣服低头嘟囔,“我好歹有偶像包袱不是?穿那么臃肿拍起来多不好看啊。”

魏大勋突然“噗嗤”笑了,白敬亭看着对方大冬天里阳光灿烂的笑脸,没好气道:“笑啥!”

“好了,以后多穿点,现在天儿这么冷,别冻感冒了。”魏大勋又伸过手来揽住他,另一只手替他托了托下滑的金丝眼镜,顺便刮了刮他的脸,“赶紧回去吧。”

“切。”白敬亭裹紧了外套,耳根又有些红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肩膀相碰,两只手悄无声息地紧紧握在一起。路灯的光被留在身后,显得温柔缱绻。

瓶邪黑花这几天发的糖我能磕一年呜呜呜呜呜呜

现在激动得说都不会话了)
人生圆满。

新年快乐!
2018年也要当躺在坑底的咸鱼呀!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荣耀,可我喜欢你❤️
看到伞哥真的超开心w
玩游戏的时候总觉得里面有个大大的flag...经常感觉有杂音什么的有点灵异唔...
私心奶一口伞哥,还想在多见你几面啊_(:з」∠)_
私心tag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