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_

您好,这儿诺言!
坑多且杂
cp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w





高一废柴
我怀疑我磕的cp都是真的

在信息课上磕GGAD磕到崩溃...

 

一个置顶

“这世界狂乱、颓靡、无趣至极。你却始终清醒、热爱,信念不衰。”

“我无数次想变成你,见你所见,爱你所爱。但我依然想成为自己,努力发光。叫你看看,我多有魅力。”

——《极简潜水史》by七声号角


您好!这儿诺言!一个文笔辣鸡的破码字儿的

二次坑盗笔/全职/原耽/各种动漫/古风/历史同人

三次是明侦/偶练

游戏肝过es和阴阳师,现在都退坑了x

本命张起灵,这是信仰。

三次主业白敬亭老婆,大厂男孩全员粉

喜欢看也喜欢写矫情的小句子,脑洞很大但老是不填,产出时间/质量不定

cp洁癖特别特别特别重!!!【画重点】


幸与君相识❤️


文手问卷二十题

罗里吧嗦的终于写完了qwq
谢邀~.@南轸
下面正文↓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笔名最开始有点中二,叫落花红尘,现在就是圈名诺言啦,觉得“诺言”是一个蕴藏了很多羁绊很多故事的词汇,读起来也很温柔呀。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写小说的话是从四年级,周围的小伙伴开始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继续下去的动机大概就是脑洞...和爱。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比较单一枯燥吧,自认为文笔并不算好,而且写出来的文总是飘着的,冷冷淡淡的没有灵魂,身边小伙伴们基本没啥意见,我写啥他们看啥x。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巨大。
从四年级开始写小说,篇篇玛丽苏,摘抄一段六年级写的同人,人名码了:
【“对了,XX小姐,王上知道你在这里吗?”YY忽然想起一事,开口道。XX歪头想了想:“呃,似乎。。。不知道吧。。。”“那你就应该赶快去见王,而不是在这里!”YY淡淡地说,“你要知道,他最担心的人,是你。”XX吐吐舌头:“好啦好啦,我马上去!”说罢,转身走出内应府。】
羞耻。
现在文笔和故事情节比之前流畅多了,也没那么幼稚了。开始注意标点符号的运用,开始在遣词造句上反复推敲,也开始学着列大纲查资料,致命缺点是不填坑x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风格...只要这篇文章足够打动我,就是我喜欢的风格啦~
如果硬要说的话,我比较喜欢温柔的小故事,比如轻轻拍打堤岸的海浪,田间小道边不经意间盛开的花,清早起来透过窗帘的第一缕阳光,骑着自行车的少年掠过正在苏醒的小城市,路边的小奶猫歪着头舔爪子。
啊,真的太幸福了。
这些意象堆积在一起,都能让我产生极强的幸福感。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擅长写小片段...
我写文的一切源头都来自于脑洞。
在我脑海里有一个瑰丽的宏大的场景,我想写下来,可笔力不足,只能抱憾。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就是整篇文的框架问题,总觉得这里少一块那里缺一点,现在有点流水账式,正在努力改进。

08. 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我的WPS里都是坑。
3k-6k字的短篇可能要两三个小时,这还是在中间不走神的情况下。如果兴致来了认真写的话,半个小时我就能完结一篇,2k左右的文。
文章的话精修也要好久好久,总觉得还需要再修改一下,再完美一点。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没有准备,脑洞来了就开坑,大多坑的结局是咕咕咕。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喜欢听歌写,单曲循环,好多脑洞都是来自于歌词。
困扰就是,喜欢听着听着就去扒歌的评论,能扒一个小时,最后扒累了,可能会坑。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小学没手机的时候用本子,初中有了手机就开始用手机,最开始是便签,现在用WPS。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一般不写草稿【小声】
撑死列个大纲x

13.喜欢什么样的题材。

各种题材!这取决于我最近入了哪个坑/听了哪首歌/看了哪篇文/做了什么梦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

文学方面的话,古典诗词独爱李太白和苏东坡,对王国维也有独特的好感。喜欢鲁迅先生和杨绛先生,两人文风各不相同,之前一度对鲁迅先生不感冒,自从拜读野草,彻底改观。杨绛先生语言很细腻,我能从她的笔下看到一个属于她的绚丽的思想世界。
也很喜欢三毛和张爱玲。
国外偏爱川端康成那种纤细柔弱优美的意识流和菲茨杰拉德的纸醉金迷。还有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推理小说,结局总是令人毛骨悚然且出乎意料。

小说的话,吹爆priest!也喜欢漫漫何其多和绿野千鹤两位小甜饼太太!

15.是否梦想过作家或相关职业?

有。
从小到大的梦想。
但现在就只是想想啦,觉得自己差的还远,还要努力啊。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or回忆吗?

没啥经验,但因为写文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们~和自家互吹的太太有好多梗约着要一起写的~但以后好像很难有机会了...

17.那么你是否喜欢写小说这件事,或者说你对他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啊。
我认为这是一件能证明我自己的事情,虽然没有读者,但我能从中获得乐趣,获得“原来我也可以这样”的勇气。
真的很喜欢写作了。

18.从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最喜欢的一篇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翻了翻,都没有特别喜欢,找了一篇比较满意的,还没发出来但最近想要发的伞修文,《苏沐秋的夏天》。

【有风从他们身边掠过,夏日的空气中弥漫着雨的味道,叶子的味道,还有一种熟悉的、温柔的——那是令他心动的,苏沐秋独有的味道。
他们就这样走着,身后是破碎的日光和年少的岁月。】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改变吗?

还算可以,但希望自己的文笔能更成熟一点,行文更自然一点,别再流水账了...x

20.@亲友来填这份问卷。
lof基本上没有认识的人了x
所以来吧宝贝儿~ @无面灵魂

新年快乐❤️

表白一下全员,第十三年我还在❤️

【贾正】Youth

*cp贾正
*半夜激情产出
*短篇ooc
*大概是一个有关青春的故事




有人问黄明昊,他的青春是什么。
少年想了想,笑着回答:“是阳光,汗水,润喉糖。”



初夏。

南韩的训练任务实在是繁重,一天练习下来,难得忙里偷闲,已是傍晚。

到晚饭时间了。黄明昊揉着眉心推开声乐教室沉重的门,他走到门外,疲惫地靠着墙,咳嗽几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板润喉糖,熟练地掰下一颗扔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摇摇晃晃地站直身体向前走去。

夕阳橘红色的光芒透过窗户撒进来,铺满了窗前的方寸天地。走廊里已经有些昏暗了,漫长的道路上有几盏应急灯早早地亮起。而路的尽头,顺着舞蹈教室的窗向里望去,空旷的舞蹈教室里仍有一个身影不知疲倦地舞着。

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可每个动作动作依旧充满了力量,举手投足或英姿飒爽或柔而不媚,在这个夏日的傍晚仿佛散发光芒。他黑色的短袖T恤被汗水紧紧粘在身上,勾勒出优美的肌肉轮廓,夕阳为他镀了一层瑰丽的夺目的光。

黄明昊倚在窗边看着,他嘴里是熟悉的带着清凉薄荷味的润喉糖,嚼碎了发出“嘎嘣”的清脆响声,浓郁的薄荷气息从口中传到鼻尖,最后传递到大脑。

巨大的落地镜前,朱正廷一个空翻结束,稳稳落地后脱力倒下,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着。黄明昊走进屋里,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因喉咙胀痛而难以出声。

听见脚步声,朱正廷微微抬头看向来人,在看清对方是黄明昊后略微有些诧异:“Justin?还没回去吗?”

朱正廷的声音本就温温软软的,此时私下里交流便换回了母语,还带了点南方人的口音,尾音微微上扬,像勾子一样,勾得他心动。

黄明昊乖巧地点点头,到一边去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递了过去。

朱正廷坐起身来,用毛巾胡乱擦了擦脸,又用力地擦了擦湿透的头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今天被折腾得怎么样?又累的说不出话来了?”

平日里闹腾得不行的孩子突然安静如鸡,朱正廷免不了得关心几句。

黄明昊实在是累了,他在朱正廷对面盘腿坐下,又一次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还行。”

朱正廷眉头微皱,转身去够来了桌子上自己的水杯,里面盛了些胖大海,已经被泡开了,像一朵一朵褐色的云,漂在水里。他把杯子递过去:“赶紧喝点儿吧,给你留的,应该是温的。”

没等黄明昊接过去,他自己先拿回来“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然后才又递过去,还点评道:“可以,没凉。”

黄明昊接过杯子,有些嫌恶地撇开上面漂浮的胖大海,喝了一大口。

他喝了一口就不想喝了,杯子放在一边,把整张脸凑到朱正廷面前。

朱正廷被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随即他无奈地弯了弯唇角,在黄明昊唇上轻轻一吻。

得到亲吻的黄明昊整个人垮下来一样,浑身上下仿佛没了骨头,把自己塞进朱正廷怀里不动了。

朱正廷也没再出声,任由他霸占了自己的腿,默默地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许久,他才听到小孩儿艰难发出的嘶哑的声音:“正廷哥,我好累啊。”

他低头看黄明昊,发现少年眼眸中有泪光。

于是他屈指弹了弹少年的脑袋,得到了少年吃痛的呼声:“怎么啦?我和你说黄明昊,别在这儿跟我撒娇,没用。”

黄明昊眼睛眨巴眨巴,看着面前满头大汗却面色平静的青年,长年累月的情绪在此刻突然爆发,眼泪在眼眶中转了两圈,就掉出来了。他抽抽鼻子,抹了把脸,眼泪却还是止不住地流。

他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哭腔:“正廷哥,我为什么要当练习生啊?我完全可以回去学习,然后跟爸妈学着做生意,我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啊?”

朱正廷盯着少年的泪水看了半晌。

黄明昊太年轻了,他才15岁,还是应该在校园里埋头苦读挥洒青春的年纪。他家境优裕,前途坦荡,却抛弃了优越的条件,义无反顾地来到异国他乡当一名小小的练习生,还强行给自己套上了少年老成的外壳作为武装。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得用手拭去挂在黄明昊颊边的泪水,轻轻叹了口气。

“Justin,你想,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道路,就算未来有再多的艰难险阻,都要咬着牙坚持下去的。”

黄明昊抬头看他,他顺理成章地捧起少年的脸颊,认认真真地回望:“因为你看,这是你的梦想,你为之努力奋斗了这么久,而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你怎么能放弃呢?”

“因为你热爱舞台,热爱说唱,热爱舞蹈,你希望把自己所热爱的东西展现给大家看,有错吗?所以不要轻易放弃。”

“你想想,我们有粉丝,他们期待着我们登台表演,展现出最好的自己,你又怎么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呢?”

“明昊。”

“生命如行舟,我们不能回头,也不该回头。”

耳边,黄明昊“嗯”了一声,朱正廷身体靠在墙上,将黄明昊搂进怀里,哄孩子似的轻轻拍着他的背,直到黄明昊慢慢平静下来,他才抬手用手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悄悄挡住下滑的泪水。

黄明昊趁对方不注意,抬眼看过去。

朱正廷真的很好看,五官俊美,皮肤白皙。纤长的睫毛此时被泪水打湿了,蝶翼般轻轻忽闪,簇拥着如水般清澈明净的星眸。此时从他的角度抬头看去,还能看到对方堪称完美的下颌线。

他心想,你看,这是我亲爱的哥哥,我温柔的恋人。

我们是一样的,为了梦想和未来奋力拼搏。

我们相互照料,相互扶持,我们将一起走过漫长岁月。

他重新将脑袋埋回朱正廷胸前,说话声音闷闷的:“哥,我饿了。”

“那我们去吃饭。”

“今天不减肥了,想吃猪蹄。”

“那得看食堂里有没有。”

“嗯……朱正廷。”黄明昊偏了偏脑袋,目光向着窗外,窗外有夕阳,有花草树木,有远处的鳞次栉比车水马龙,目光无限延伸的地方,是更远处的有些遥不可及的美好未来。

“怎么了?”

“我们一定,一定会出道的。”

“嗯。”

“我们的未来还很长。”

“……嗯。”

朱正廷从地上爬了起来,摸摸黄明昊的衣兜,掏出那板润喉糖,却发现只剩最后一颗了。

他权衡了一下利弊,把唯一的一颗抠了出来,塞到了黄明昊嘴里。

黄明昊下意识地咀嚼,被朱正廷瞪了一眼:“润喉糖是含化的!什么坏毛病。”

黄明昊又嚼了一会,一个翻身跳了起来,窜到正在整理东西的朱正廷面前,死死封住他的唇。

薄荷气息在两人唇齿间弥漫。

夕阳的光晕更加深了些。


黄明昊捧着话筒笑:“这大概就是我的青春吧,对青春一切美好的向往,一起哭过笑过,有人陪我一起走过,能在最暗无天日的时光里冲破黑暗的枷锁,走向繁华红毯前程似锦。”

说罢,他冲着摄像机外角落里坐着的人,微微笑了。

这是他的青春热血。

END

一大堆废话:文的灵感来源于毕业典礼,和有好感了三年的男生单独合了影,感慨万千。
跟闺蜜描述我对他的感情的时候就是这样,与其说喜欢他,倒不如说是喜欢青春,有温柔的阳光和温柔的少年,一起哭过笑过,这三年和他一起走过。
这就是我的青春热血。
然后想了想,Justin的青春会是什么样子呢?有哥哥的陪伴和照顾,两个人一定会越来越好吧?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希望大家看得到青春……。
再一次感谢大家阅读!一条咸鱼能给喜欢的cp产粮真的太开心了!

【胡熊】随手写的段子

观昨天节目有感。
一个加了cp滤镜的场景,圈地自萌不上升正主。
这个地方,真的,戳死我了。
以下正文↓



“哥,你相信我吗?”

他猛地抬头,撞上了胡一天的目光。

胡一天就在不远处,朝他伸了伸手。他目光干净而澄澈,就这样专注地、定定地向自己的方向看过来,竟有几分天真无邪的意味。

熊梓淇抿了抿嘴唇。

这小孩儿真坏,录节目还把在家那套拿出来对付自己。
可他偏偏就吃这套。

鬼使神差的,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开了口:“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的。”

他边说边从腰带上取下三条道具沙,递了过去:“拿走。”

然后胡一天就走了过来。他身量高挑,腿也显得长了一截,步子自然大了许多,此时却走得极慢,蹭了几步才来到他面前。


熊梓淇冲他比了个大拇指,有些心虚地瞥了一眼镜头,暗自希望胡一天不要做出什么太过暧昧的动作。


可胡一天最后一步踏出时冲他伸出了手。


在那一瞬间,他用自己的手细细地包裹住了熊梓淇的,借助向前的冲力,整个人几乎都要栽到熊梓淇怀里。


他似乎是想拥抱面前的人,却又克制住了,只是认真地将两只交叠的手放在了胸口,轻阖双眼。



平心而论,胡一天的眉眼真的很好看,在这遍地俊男靓女的娱乐圈也显得突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眼底投出一片温柔的黑影。


胡一天背后是从室内溢出的暗红色光芒,身上穿着灰色的外套,还背了一个滑稽幼稚的绿色的小布包。


在这样暧昧不清的氛围里,他睁开眼睛,黑沉沉的眸子像晶莹剔透的黑宝石。他用这双眼睛看着别人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自己被对方深爱着。


不过的确是被深爱着。



胡一天将熊梓淇的手稍稍向上提了提,惊得熊梓淇以为他下一秒就会亲上去。


他就这样握着熊梓淇的手,轻轻地摩挲着,微微偏着头看他,专注极了。目光中是隐藏不住的温柔与痴迷,熊梓淇甚至有些心跳加速——


那神情,像一个虔诚的信徒抓住了自己所信仰的神灵。



仿佛那就是他的神,他的信仰,他的一生所爱。






END

辣鸡改图,贼丑QAQ
p1改图,p23原图
原图cr大勋fa微博和白敬亭资讯台
单纯觉得这两张图超配,可以p到一起x
图没授权emmmm不妥删
爱各位,爱两位老师,比心心♡

祝我生日快乐,嘿嘿嘿。

n刷恐怖童谣上的时候发现一个点...
当时大家发现甄公爵死亡,福尔摩撒开始分析死亡原因,大家都很认真的在听,只有鬼魏在搞小动作。鬼鬼把大勋花甩开之后,大勋花抬头,镜头转换的时候白白正在盯着他们那个方向看,大勋花抬头的时候小白又移开视线了...
不知道算不算糖,带cp脑看的,在夹缝中抠糖吃。
逻辑混乱w

在自己窝里立一个小小的flag。
期末考完之后肝5k字的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