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_

您好,这儿诺言!
坑多且杂
cp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w





高一废柴
我怀疑我磕的cp都是真的

【魏白】无题

无题

*cp魏白
*一块贼短贼短ooc到爆炸的小甜饼
*文笔辣鸡求不嫌弃qwq
*欢迎各位魏白女孩扩列✧٩(ˊωˋ*)و✧



长沙一月的夜极冷。
凛冽的风从耳边吹过,刮得人脸颊生疼。南方特有的潮湿阴冷的空气从人衣领子里钻进去,肆无忌惮地侵入四肢百骸,连骨头缝都开始隐隐作痛。

“嘶——这天儿怎么这么冷啊。”白敬亭刚跨出摄影棚就狠狠打了个哆嗦。他伸出手搓了搓身上新潮但单薄的夹棉外套,很没形象地缩起脖子,把手揣到兜里。

正是深夜,大街上空无一人,路边停泊的车辆整齐地排成一条赏心悦目的直线。路灯流光溢彩地照下来,万家灯火早已熄灭,只有它还孤独而灿烂地亮着,给人所在之处投下一片漆黑的影子,却也带来漫天璀璨的的光华。抬头望去,只有绵延向前的路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被黑夜逐渐吞噬。

他出来的并不算早,录制完节目后又和节目组交谈了很久有关剧情的相关事宜。等他出来时,其他嘉宾已经先行离开了。

摄影棚所在的街道此时显得有些冷清,仿佛只有他一人。

白敬亭脚步丝毫未停,继续向前走。

“这样就冷了?那等你到了东北可咋整啊。”突然,脖颈一暖,一条熟悉的围巾以熟悉的方式粗暴地勒了上来,阻挡了白敬亭前进的脚步。

“咳……不是我说你干什么啊?谋杀?”他咳嗽两声,被一条围巾硬生生刹住车,回头瞪向罪魁祸首,而对方笑得见眉不见眼,脸颊边的两个小梨涡浅浅的。

大概是盛了蜜。

他这么想着,用眼刀剜向那个人,不动声色地将怦然心动藏回眼底。他拎起了围巾的一端,无意识地蹂躏那排毛茸茸的流苏。

那是一条深棕色的呢子围巾,很厚,不是什么名牌,却十分保暖。上面还带着另一个人的体温——温柔又宽厚,像那个人一样。

“我上东北能干啥玩意儿?”白敬亭低下头,脚下踢踏着路边的小石子,学着对方的口音嫌弃道,“大冬天的,去东北避暑吗?”

魏大勋举起双手示弱,在得到眼神准许后又给面前的小祖宗系围巾。他认真地将围巾一圈一圈地缠在裸露的雪白脖颈上,还在末端打上了一个十分少女的精致的蝴蝶结。他整了整围巾的边缘,小心翼翼地揽住白敬亭的肩膀,含含糊糊地道:“那啥,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白敬亭意思意思挣了挣,或许是看四下里没人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亦或是魏大勋的目光太过灼热,他没再反抗,反而默许了对方的动作,懒懒地向空中吹气玩。他看着灯光下在寒冷的空气中向上蒸腾的白雾,许久才嘟囔道:“切,面对啥?”

“跟我回东北……见家长啊。”魏大勋侧过头冲他挤了挤眼睛,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白敬亭突兀地打断了:“行了,别贫了,你不得给你爸妈打折腿?赶紧走吧。”他继续迈步向前,揉了揉耳朵,试图压下从耳根灼烧上来的热度。

魏大勋皱了皱眉头,这才感到白敬亭身上扑面而来的凉意。他摸了摸白敬亭的衣服,眉头皱的更紧了:“怎么穿这么点儿就出门了?”

张牙舞爪嚣张得不行的白小爷终于哑火了,他有些心虚地转开头不看魏大勋,干咳了两声,慢慢地、吞吞吐吐地道:“我这不是……不知道这么冷嘛。况且我还年轻,我特抗冻……”

魏大勋斜眼睨他,仿佛看透了一切,冷冷道:“甭给我瞎掰扯这掰扯那,你不就是臭美吗,一大老爷们儿臭美啥,都给冻成杆子了。”

“我哪臭美,哪像杆子!”白敬亭突然被按住胳膊,试图奋起反抗维护自己的尊严,却被对方压了下来,强行披上了一件外套,这才口嫌体直地裹紧衣服低头嘟囔,“我好歹有偶像包袱不是?穿那么臃肿拍起来多不好看啊。”

魏大勋突然“噗嗤”笑了,白敬亭看着对方大冬天里阳光灿烂的笑脸,没好气道:“笑啥!”

“好了,以后多穿点,现在天儿这么冷,别冻感冒了。”魏大勋又伸过手来揽住他,另一只手替他托了托下滑的金丝眼镜,顺便刮了刮他的脸,“赶紧回去吧。”

“切。”白敬亭裹紧了外套,耳根又有些红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肩膀相碰,两只手悄无声息地紧紧握在一起。路灯的光被留在身后,显得温柔缱绻。

评论(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