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_你是年少的欢喜

您好,这儿诺言!
坑多且杂
cp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w





中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是土偶女孩!pick正正!
cp主磕贾正!可逆不可拆!

【伞修】穿越时空的叶修(不)


*苏沐秋生贺
*为了爱和我爱的苏沐秋
*全文9k+,已完
*emmmmmmm大概是个OE
*别看这个垃圾题目
*这里诺言,来扩列呀qwq

穿越时空的叶修

——他总觉得人生很长,足以将那些事情全都抛弃在时间的洪流里。谁知记忆早已刻下,熨帖在他心口,然后闪出足够耀眼的、令他心动的光。

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不是上林苑中自己卧室光洁雪白的天花板,而是一大片有些老旧的、用以掩盖背后破碎墙皮的报纸。

窗外有些暗,云密密层层的,不知是黄昏还是清晨。

第十赛季刚刚结束,他一路走来,率领兴欣夺得了冠军。只是在庆功宴上多喝了两杯,这是被那群不着调的二货弄到哪里了?

他的心跳不知为何猛然加速了,坐起身来环顾四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地方带给了他说不出的熟悉感。

屋里没有开灯,空间并不大,又因为堆积的家具和衣物显得逼仄。桌子上杂乱无章,什么东西都有,挂着小吊坠的钥匙串,敞开的零钱包,摊开的笔记本,还有在桌子边缘、摇摇欲坠即将倒下的泡面桶。桌子在正中央郑重地空出一块地方——摆着两台电脑。电脑的配置并不高,键盘已经有磨损了,鼠标右键上甚至还贴着一朵幼稚的小粉花贴画。

顿时,记忆像打开了闸门,喧嚣着轰然涌出,穿过了不知道多少漫长的春夏秋冬,多少灿烂的花鸟风月,将他从遥远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拽回来,逐渐被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

耳畔传来呼唤声,他有些僵硬地转头,看到了在自己身旁的苏沐秋。

那个他爱的少年,苏沐秋。

叶修原以为自己早已忘了苏沐秋的样子,却发现当那张脸再次出现在面前时候,他竟丝毫不觉陌生。

少年有些担忧地看着他,清秀的面容正好与被自己珍藏在记忆深处的严丝合缝地对应上,分毫不差,说不出的好看。叶修的视线划过对方微抿的唇和高挺的鼻梁,望进一双一如既往温柔如水的棕色眸子里。

他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叶修喊了声:“苏沐秋。”

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声音有些奇怪,苏沐秋一头雾水,尾音上扬,疑惑地“嗯”了一声。

是熟悉的南方人特有的柔软腔调,他一向喜欢的很。

于是他眨了眨眼睛,突然毫无征兆地落下泪来,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泪珠顺着脸颊滚下来,洇湿了少年的衣领子。

他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明明在过去的十年里自己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扛起所有的事情,却被这一场似梦非梦的重逢瞬间击垮,溃不成军。

坏了坏了,别把小朋友吓到了。

叶修看着难得惊慌,手忙脚乱找抽纸的苏沐秋,吊儿郎当地想着。

他揩干眼泪,伸手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哎呀没事儿,打了个哈欠而已。”

苏沐秋半信半疑,见他不愿说也就作罢,抬手揉了揉叶修的头发,将不听话的几绺发丝按下,语气中带了几分无奈:“没事就好,刚刚吓我一跳,要不好好的哭什么哭。”

叶修偏头看了看放在床头的表,已经五点半了,他掀开被子,趿拉着印着小熊维尼的拖鞋下床洗漱,苏沐秋看怪物一样看着叶修,揉了揉眼睛:“叶修大大,你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苏沐秋尝试着潇洒的爬起来,好不容易坐直身体,又敌不过前一晚熬夜带来的睡意,再次壮烈地倒下了。

叶修丝毫不觉得困,或者是现在的情况使他没有意识到精神上的困顿。他磨磨蹭蹭地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年轻的脸十分怀念。他臭美了一会,在挤牙膏的时候作不经意问道:“唉,沐秋,今天几号?”

苏沐秋仍旧赖在床上,少年在床上裹紧被子滚来滚去,最后堆成一个小山包缩在床角,闻言睁大了那双漂亮的眼睛,有些夸张地质问道:“你不知道?你竟然不知道今天几号!”

叶修有些尴尬地拧紧牙膏的盖子,将它放回洗漱台,就听苏沐秋做作地悲愤道:“今天是十月二十一啊!我生日!你竟然说你不知道!你零点的时候刚跟我说过十八岁生日快乐,刚刚抢了别人家的boss当给我的生日礼物,现在就不记得了!”

叶修一下子愣住了。

在他的记忆中,他只陪苏沐秋过过三次生日,有两次是在荣耀中度过了一天,还有一次倒是买了蛋糕,超市里卖的、四分之一块的促销品。他自己给自己点了根照明用的蜡烛杵在桌子上,听着叶修唱的有些跑调的生日快乐歌和苏沐橙笑得当场岔气。

他的大脑迅速转动了起来。

叶修突然想起了某年夏天自己背着苏沐秋藏在鞋垫里的100块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了,当年还没来得及用,被苏沐秋刷鞋的时候糊成了一坨分辨不出的白花花。现在说不定还在。

于是他吐掉嘴里的漱口水,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瞥一眼日历:

2014年10月21日,苏沐秋十八岁的生日。

他若无其事地拿起自己的运动鞋,冲着仍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的少年喊道:“苏沐秋,我这鞋该刷了啊。”

床上的小山包里传来少年闷闷的怒吼,仿佛还沉浸在“最好的基友竟然忘了我的生日”里无法自拔:“我呸,你竟然让寿星给你刷鞋!”

叶修背过身去偷偷掀开鞋垫,十分欣喜地找到了一小卷皱巴巴还带着某种难以名状的诡异气味的钱——五张十块,两张二十,一张五块和五张一块。

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好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穿越了还是仅仅做了一场有关苏沐秋的千秋大梦,或者他睡一觉就有可能回去——回到那个没有苏沐秋的世界里。

可他现在已经不在乎了,他只想陪伴这个少年好好地过个生日。

叶修珍重地把钱掖进牛仔裤兜里,回嘴道:“不敢不敢,怎么敢劳烦大寿星呢,还是……还是不刷了吧。”

他似乎听到苏沐秋“切”了一声,这是少年惯常调侃他的语气。

苏沐秋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了起来,从叶修背后揽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肩膀上,昏昏欲睡:“喂叶修,今天该你出去买早饭了,我要喝豆浆,加糖的。”他的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

叶修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这很正常。他对自己说,联盟那些好兄弟也这么做过。

于是他将眼中的留恋和爱意藏进心底的最角落,然后把赖在他身上的苏沐秋一点一点的扒了下来。他正儿八经地披上外套,接过苏沐秋的拨款,看了一眼墙上的表。

六点整。

苏沐橙还没起床。叶修轻手轻脚地绕过她的门口,拎着钥匙出门了。

他哼着小曲,心情颇好地走在清晨的小道上,穿过老旧的住宅区,来到街口的早餐铺。早餐铺的老板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大妈,炸油条的手艺一顶一的好。她娴熟地捞起两根油条,笑着冲叶修打了个招呼:“哟,小叶啊,今天是你来买早饭啊。”

叶修也回了一个笑:“唉,今天是我。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寿星呢——豆浆还是两杯加糖啊。”

在得到了早餐铺老板的祝福后,叶修拎着酥脆的油条和三塑料杯豆浆,走上了回家的路。

回家之后,苏沐橙已经洗漱完毕等着开饭了。小姑娘晃着刚扎好的马尾辫,充满活力地冲叶修道:“早上好啊!”

叶修冲她眨眨眼,苏沐橙就抛弃了仍在洗漱的哥哥凑了上来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说吧,你又有什么坏招?”

叶修痛心疾首地啧啧了一番自己在小姑娘心中的形象后,也神秘兮兮地回答道:“想不想好好给你哥过个生日?”

苏沐橙愣了愣,随即有些兴奋地道:“想!”

或许是声音太大,惊动了苏沐秋。苏沐秋嘴里叼着牙刷,从厕所里探出半个头来,疑惑道:“你们又在搞什么?”

叶修不等苏沐橙回答,抢先道:“沐橙想让我送她去上学——对吧沐橙?”

苏沐橙登时会意,点头如捣蒜。

苏沐秋目光从两人之间扫过,目光中充满了怀疑,他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大概是些“妹大不中留”“哥哥竟然被一个死宅比下去了”之类的话,又缩回去了。

叶修和苏沐橙两人偷偷地笑。

苏沐橙要在七点之前到校,从家走到学校要走二十分钟,于是两人六点半就出发了。出了门后,叶修攥着牛仔裤兜里的钱,神神秘秘地向苏沐橙道:“现在我是大款,你要听我的。”

路上有些安静,只有金色的阳光被香樟树的叶子零零碎碎地筛下来,鸟鸣啁啾,凉风拂面。

小姑娘迎着灿烂的朝阳,一头雾水地“啊”了一声。

叶修有些得瑟地掏出钱在她眼前晃了晃,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你按我说的做就好。”

苏沐橙数了数钱的数量,眼中瞬间多了疑问,可能是对他钱的来源的质疑。

叶修再一次痛心疾首自己的形象。

两人嘀咕了一路,叶修终于向苏沐橙阐述清楚了他的计划,得到了小姑娘极大的认同。苏沐橙冲他挥了挥手,兴冲冲地混进了远处的学生堆里,一齐向学校里涌去。

叶修回家之后,发现苏沐秋又去睡回笼觉了。他有些无奈地胡乱收拾了一下桌子,坐在床边看着苏沐秋的睡颜发呆。少年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一阵困意也毫无征兆地席卷了他。他仿佛终于感受到了迟来的、身体上的疲倦。于是他打了个哈欠,脱掉外套躺在了苏沐秋旁边,却迟迟不肯合眼。

他害怕他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苏沐秋就不见了。

最终他还是睡着了,身边是苏沐秋的身体,鼻端可以嗅到苏沐秋身上的好闻的味道——可能是他常用的洗衣皂——这令他难得的安心。

叶修的意识浮浮沉沉,脑海中不断闪过一些模糊的场景,像在现实和梦境间游离,有人在两端呼喊着他的名字。

再醒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睡得时间太久了,头有些痛。他顾不得头晕,坐起来环顾四周,在看到苏沐秋的时候松了口气。

苏沐秋正坐在电脑前,发现他醒了,拍了拍身旁的座位,笑的有些没心没肺:“来吧少年,今天也要为攒材料而努力抢boss啊!”

叶修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却也依言在他身边坐下,刷卡登入荣耀。

在两人联手从别的公会手中拿下第一个野图boss后不久,世界上开始有玩家疯狂刷屏:“快跑啊秋木苏和一叶之秋这对狗男男又来了!!!”

看到“狗男男”三个字,叶修莫名心虚,偏头看了一眼苏沐秋,对方正死死盯着屏幕,寻找着干掉boss最简单的方法,根本没有注意世界上的喧哗。

他竟移不开眼去了,就这样小心翼翼地、有些贪婪地盯着苏沐秋的侧脸,少年嘴唇紧抿,神情专注,屏幕上的boss在少年的指尖翻飞下血线直线下降,最终倒在地上,身体消失不见,只剩一大堆闪着不同光芒的材料。

苏沐秋微微地笑了,唇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带着些神采飞扬。

叶修突然想起苏沐橙之前给他看过的一句话——“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就算捂住了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溜出来。”

他想,现在苏沐秋如果看过来,就能从他眼中看到满腔甜蜜又酸楚的爱意。

沉浸在游戏中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

叶修把最后一张已经刷到满级的代练卡下线交给苏沐秋保管,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后,看了看表。

已经四点半了,苏沐橙五点半放学,他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他在心中过了一遍计划,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开口道:“哎沐秋,沐橙快放学了,今天你去接她啊,家里还没菜了,再去买点。”

“家里”两个字在他舌尖上打了个转儿,吐出的无比自然,丝毫不像阔别多年的样子。

“啊?”少年揉了揉眼睛,随手拿起桌子上盛满凉水的杯子,看都不看就灌了下去。

“说好的,一人一趟,早上我去送过了,下午该你去接了。”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善意的提醒道:“还有,这是我的杯子。”

苏沐秋擦了擦嘴,斜斜眄了他一眼:“差不多,你又不在意这种事情。”

叶修的脸有些发烧。

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又像模像样地清了清嗓子,整了整衣服领子和下摆,冲他露出一个笑来,道:“我这就去。”

在接近五点的时候,苏沐秋晃晃悠悠地出门了。叶修捂了捂脸,也紧随其后溜了出去,然后走上了与苏沐秋相反的方向。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给人过生日,但蛋糕什么的总是要有的吧。

老住宅区深处藏着一家蛋糕店,门店破旧却是附近有名的老招牌。叶修曾来过几次,蛋糕好吃不贵,称得上物美价廉。他仔细研究了一下蛋糕的价格,有些无奈地敲了敲柜台的玻璃,选择了六寸的普通水果蛋糕——68元,光蛋糕就用掉了他大半的积蓄,这还是最便宜的那种。

他说了声“一会来取”,交上钱,又去了门口的小卖部。小卖部的老板与他颇为相熟,问他要买什么。叶修想破了脑袋都没搞明白过生日还需要什么,只是说是要给别人过生日。店主问明来意就爽快地拎了个袋子出来,袋子里装了一大打气球和打气泵,还有两瓶彩带一类的东西。店主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叶修,了然地笑着,把东西递给了他,眨了眨眼道:“是给女朋友过生日吧?好好表现。”

他又是老脸一红。

叶修走到小卖部门口时,看到桌子上很是随意的摆了个东西。

是条挂饰,长长的红绳上穿了颗拇指大小的木珠子,依稀刻着“长命百岁”的字样,似乎是连锁超市门口凭购物小票领的奖品。

他的心脏突然猛烈地跳动了起来,被莫名其妙的穿越所冲淡的现实终于又浮上心头。他有些不安的想起,苏沐秋似乎就是在明年夏天离开的。他甚至都没有迎来自己的十九岁生日。

长命百岁,长命百岁。

他轻声嘟囔着,盯着那颗小珠子看了半晌,忙问店主价钱。店主对这东西并不在意,连钱都没收就挥了挥手,豪爽的让他带走。

一切准备停当时,已经六点多了。

叶修手心直冒汗,在不甚娴熟地粘好了最后一只蓝色的气球后,他就着裤子擦了擦手,紧张地期待着苏沐秋回来后看到这一切的表情。这使他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队友苏沐橙够给力。叶修收拾完毕,躲在门后偷听没多久后大门就被叩响,随即传来了苏沐秋掏钥匙的声音:“别打扰他了,他可能休息呢……”

门被打开的瞬间,彩带在空中爆开,叶修声音轻快极了,和苏沐橙甜甜糯糯的声音混在了一起: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苏沐秋。

叶修笑了,这是他回到这个时候第一次这么舒畅的笑,仿佛毫无顾忌。什么嘉世兴欣荣耀职业联赛,什么被驱逐重头在来散人千机伞,在这一刻都被统统抛到脑后,和这个少年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了。

可能是苏沐秋的造型太过滑稽,他捋了捋沾在苏沐秋头发上的彩带和碎纸片,和苏沐橙一前一后的把已经呆滞的少年领进屋。屋里的墙上贴着几个气球——并不算美观,却显出一股独特的温馨来。桌面显然被收拾过,一个小小的蛋糕摆在了上面,插好了蜡烛,是一个小小的“1”和一个小小的“8”。

苏沐秋渐渐从惊诧里反过味来,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叶修。

叶修已经不想再痛心疾首自己的形象了。

他做了个举手投降的动作,吊儿郎当地慢慢解释道:“嗯……这属于,私房钱,你懂的。自己攒的,不是不正当收入。”

苏沐秋挺感动的,至少看上去是这样。他小心翼翼地踩上到处都是气球的地板,满意地打量四周:“这就是你们俩背着我嘟嘟囔囔讨论出来的结果?”他揉了揉苏沐橙的头:“沐橙真棒,谢谢沐橙啦。”

然后,他转身去看叶修。

苏沐秋的眼中闪着专注而温柔的光,落在他的眼眸里总会让你觉得你在他心中占有独一无二的一隅。

叶修的心跳加速了些,他若无其事道:“那啥……其实也没什么……”

苏沐秋眉眼弯弯,笑了。眼睛里的光华流转,像是被揉碎了的星辰,洒在叶修心底。

然后苏沐秋说:“谢谢你,叶修。”

叶修摸了摸鼻子,他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只是道:“嗯,生日快乐……不用谢。”

他暗恨自己老是容易被少年所撩拨,显得像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可能是太久不见的缘故吧。

小姑娘的声音从蛋糕旁传来:“哥哥,叶修哥!我们快点吃饭,吃完饭点蜡烛,吃蛋糕吧!”

“好啊。”叶修别过头去,走向桌边。

苏沐秋围上围裙,简单地处理了两个小菜出来,三个人风卷残云般干掉了饭菜,就聚在桌子前点蜡烛。

苏沐橙很熟练的划着了火柴,小心翼翼地点燃了两个数字蜡烛。小小的火苗在眼前跳动着,扭曲了眼前的场景,有些不真实。小姑娘兴奋极了,自己开始唱生日快乐歌。

叶修拍了拍一旁的苏沐秋:“快,到寿星许愿了。”

苏沐秋偏头意义不明地看了他一眼,看得叶修心惊肉跳,生怕自己哪里漏了馅儿。他随即双手合十双眼紧闭,默默念了些什么,然后睁开眼睛,一口气吹灭了小蜡烛。

苏沐橙欢呼一声,自告奋勇切蛋糕。

叶修掏了掏兜,把那条项链一样的红绳拎了出来,在苏沐秋眼前晃了晃:“苏沐秋大大,十八岁生日快乐,以后去网吧就不用假装成年人了。祝你……嗯,长命百岁。”

苏沐秋又是愣了愣,然后乐呵呵地接过项链,想要自己带上,却被叶修半途截住了。叶修的灵活的手划过苏沐秋的喉间,红绳被绕到脖颈后结成一个漂亮的扣。

苏沐秋放任叶修给他打上了一个蝴蝶结。兴奋过后,又开始心疼起钱来。他有些悲痛地控诉叶修:“你这也太败家了,这个绳子得花了不少钱吧?”

不,其实没有。叶修偷偷地笑。

沐橙拿着两个小盘子,里面盛了几块水果,和小块的蛋糕。苏沐秋接过盘子道了谢,又忍不住道:“你看这个蛋糕多好啊,肯定也不便宜。”

苏沐秋摇头叹气:“其实你不用这样,不就是过个生日吗,在荣耀里过也是过啊。”

叶修轻轻地勾起唇角,笑了:“嗯?我想让你更开心点啊。”

在叶修的注视下,苏沐秋难得的脸有些红,眼神胡乱飘着,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了。

叶修偏要对上他的眼神:“怎么样,你开心吗?”

苏沐秋低下头,许久才又抬起,重重地点了点:“开心啊,当然开心,太开心了。”

叶修叉了一口蛋糕送进嘴里,甜而不腻的奶油和松软的蛋糕夹杂在一起,人间美味。

正在他享受美食的时候,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往他脸上重重一抹,左颊上多了一条奶油。

叶修吓得一激灵,向手伸来的方向看去,罪魁祸首小寿星苏沐秋正用舌头颇为乖巧的舐去指尖的奶油,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苏沐秋,耳根发烫。他三两口解决了蛋糕,只留下一盘奶油。苏沐秋被叶修看得心里有点发毛,正想躲到苏沐橙那边去,就被叶修一盘子糊了满脸。

“叶修!”苏沐秋把小纸盘从脸上扒下来,刮了刮糊在脸上的奶油,愤怒地喊他的名字,似乎忘了是自己先挑起的战争。

“苏沐秋。”叶修慢悠悠地回道。他一字一顿,用他那一口京腔字正腔圆地吐出每一个字。

他似乎觉得好玩,又认认真真地念出声来:

“苏沐秋,苏,沐,秋。”

“你……”苏沐秋气结,脸颊微微有些红。他转身拿过苏沐橙切蛋糕的塑料小刀抹了一把奶油想要糊到叶修脸上,却被机灵的躲过了。

于是苏沐秋顶着满脸的奶油杀气腾腾的在狭小的空间里抓叶修,一不小心就踩炸了一个气球,气球的爆炸声响起,苏沐秋被吓了一跳,随即脚下一滑,更多的气球爆炸开来。

苏沐橙也被吓了一跳,发现是气球爆炸的声音后也兴致勃勃地冲过来踩气球玩。苏沐秋不仅要逮叶修,还要关照一下自家妹妹,没多久就放弃了追逐战。

叶修一点一点地蹭了过来,见苏沐秋倒在沙发上没什么反应,就用叉子叉起了自己盘子里的一块黄桃,试探着凑到苏沐秋旁边。

苏沐秋整个人都瘫了,有气无力的张开嘴,吃掉了那块黄桃。

叶修也顺势瘫在了他旁边,两个人不声不响的你一口我一口吃着蛋糕,一会儿就消灭了一大半。

苏沐橙踩完气球回来,又吃了些蛋糕上的水果,三个人合力干掉了剩余的蛋糕后,苏沐秋如愿以偿的把盒子里的奶油糊到了叶修脸上。

叶修看了一眼表,竟然已经八点半了。

他忙推苏沐秋:“快快快,我和别人约好空积城换材料的!”

苏沐秋打开两台电脑,贴心的给苏沐橙搬了个凳子坐在他们身后稍远一点的地方写作业。苏沐橙乖巧极了,咬着笔头和作业奋斗。

叶修上线换了个材料,就开始了和苏沐秋的例行日常pk。苏沐秋拿过桌上的小本子,藏着掖着不给看,记录着两人的pk战况。

苏沐秋的战绩不太可观,他甚至怀疑自己竞技场胜率之所以不高就是因为他输给叶修的次数太多了。不过最后几局叶修有意让他,他轻轻松松就赢了。苏沐秋不是傻,当然看得出来叶修是在让他,有些不满地道:“别啊,让着我干什么。”

叶修嘴里叼了根棒棒糖,含糊不清道:“今天不是你生日吗,让你开心点。”

苏沐秋总觉得叶修是在得瑟。

又打了会游戏,已经快十二点了。苏沐秋有些困,可还是在帮给代练的卡刷级。叶修看在眼里,计算了一下交卡日期似乎还早,随即出声道:“算了,去睡吧,睡醒了明天再打。”

两人并排着躺在一米二的小床上时,叶修抬头看了看表。

23:56。

苏沐秋在他身旁侧躺着,即将入睡。而他也侧躺着,面对着苏沐秋的睡颜。

少年的睫毛轻轻颤着,眉眼的轮廓被睡意渲染的柔和。目光顺着脸颊向下,是一段白皙的脖颈,脖子上拴着红绳,挂着“长命百岁”的小木珠——很好,他没有摘。

叶修心满意足地看了一会,也打算入睡了。

四周安静了下来。

他的心底突然涌上一股莫名的恐慌。

他不敢奢望自己还能再在这里呆多久,或许只要今天过去了,他就会回到原来的世界。白天心中被强压下去的担忧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他手脚霎时冰凉,抬头去看苏沐秋。

他惊觉,他可能即将再次面对分离。

不是生离,而是死别。跨越了十年的死别。

想到这里,他抓住了苏沐秋的手,试探地问了句:“苏沐秋,你睡了吗?”

苏沐秋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叶修心里有些乱,他不管苏沐秋是不是听得到,就自顾自地说道:

“我也不管你是不是能听见了,想了想,有些事我一定要嘱咐你。”

23:57。

“嗯……”

“这个代练卡不用这么急着交,还有五六天呢,你提前一两天完成绰绰有余,别再这么急了。”

“以后工作啊什么的也别太辛苦,别经常熬夜,熬夜太累,对身体不好。你本来就不能熬夜,多熬一会就困的跟什么似的,可别累出毛病来。”

叶修发现自己说的都是些废话,可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抽了抽鼻子,眼眶有点酸涩。

“要相信自己,未来的荣耀舞台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我们一定会闯出一片新时代,改变自己的命运。有我帮你分担些,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所以一定要相信自己。”

23:58。

“嗨,到时候咱俩入了职业战队,冠军肯定全是咱们的,气的联盟主席心脏病发作,然后就把咱俩拆成两个战队让咱俩打。那你舍得打我吗?你肯定恨不得打死我。”

他一刻不停的说着,知道这些事情苏沐秋不会在意,可还是说着。

“哦对了,沐橙也长大了,有的事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你就随她吧。她想打游戏就打游戏,她想学习就好好学习,这是她的自由。别逼着她干不想干的事情——哦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让你妹妹受委屈的,这就好。”

“还有,散人的优势很大,千万别放弃了,我还等着以后用散人和那些职业圈的人们相认呢。”

叶修说着说着突然有些想笑,于是他闷笑出声。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挤进苏沐秋的手里,一点一点地撬开苏沐秋的五指,和自己的五指相扣。

23:59。

“平时要按时吃饭,好好睡觉。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

“对了——出门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记住了吗?”他晃了晃手里的手,“一定要小心,千万别出事了。”

叶修终于有些哽咽了,他的喉咙里像是卡了东西,有眼泪溢满了眼眶。他张了张嘴,很艰难地继续道:

“你一定要好好的,苏沐秋,一定要好好的。”

“我在未来等你。”

“我……我爱你。”

最后一句话,他轻声地说了出来,眼泪也随之落下。

身旁的少年神志还不甚清醒,在半梦半醒之间嘟囔道:

“……我也是。”

叶修愣了愣,笑了。

——他总觉得人生很长,足以将那些事情全都抛弃在时间的洪流里。谁知记忆早已刻下,熨帖在他心口,然后闪出足够耀眼的、令他心动的光。

那就是苏沐秋。

他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能回到苏沐秋生日那天,给他送上一份生日礼物,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就已经足够了。

更何况,他似乎听到了苏沐秋对他藏在心底整整十年的感情做出的回应,他很开心。

他不害怕分别,这只不过是他回到那个没有苏沐秋的世界,用心思念他。死亡无法使他们之间的感情消磨。

然后他会带着两个人的希望,一起走下去,走向更加遥远的、属于两个人的未来。他会有自己的经历,却不会再爱上别人。

因为,没有人能比得上苏沐秋了。叶修这样想着。

以后,无论相隔多远,哪怕是时间跨度上的十年,等到他们再次相见的时候,只用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们就能洞悉对方的所思所想。

他闭上了眼睛,陷入了黑暗。

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他躺在上林苑,自己的房间里。枕着柔软的枕头,身上盖着厚实的被子。他回味着方才梦境里的经历,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眼角还有一滴泪。

于是他把眼角的泪水擦干了,看向窗子的方向。窗外的光有些刺眼,他眯起眼睛,用手略略遮挡了一下。

恍惚间,他看到一个身影替他挡住了强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道:“起床啦,叶修大大。”

叶修蓦然睁大了眼睛。

-FIN-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