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_你是年少的欢喜

您好,这儿诺言!
坑多且杂
cp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w





中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是土偶女孩!pick正正!
cp主磕贾正!可逆不可拆!

【喻黄】Petals/花吐症paro

替情敌发(她是天使!)qwq
和情敌一起搞事的成果qwq
花吐症paro的小甜饼!【BE番外我才不放呢】
她搞的事!!!
原作者张思尘,企鹅号130510599,欢迎扩列!

尝试安利自己的文↓

http://xuniyishinuoyan209.lofter.com/post/1e6792bc_10de706c


Petals
白色的花瓣自口中跌出,落在洗手台上。
嗓子一阵痒,喻文州皱紧眉头,又咳出几片花瓣。
有些慌张的鞠了一捧水,泼在脸上。喻文州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苦笑着走出了洗手间。
在贴吧上打出【吐出花瓣】的关键词,自己都感觉不怎么真实。
但这确实是自己的症状啊……
没想到,与之类似的贴子倒是有,但……好像都是在写小说?
喻文州罕见的紧张起来。
顺手点开一个贴子,回复到:【我吐出了花瓣是怎么回事?】
很快来了回复:
【层主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请问,我该怎么办?去医院的话,该去哪一科?】
喻文州莫名的有点慌张:难道是什么……绝症?
【花吐症……么?说实话,我也只在bl小说里看过这个……而且,这个很狗血啊。】
小说?这人可别是跟自己开玩笑吧……喻文州有些崩溃。
另一个人回复到:【建议层主自行百度花吐症。】
对啊……自己真是被吓到了,居然忘了百度。
〖花吐症,「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感到痛苦,咳嗽,并从口中呕吐出花来。具体特点为: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与暗恋之人交谈时更甚。所吐花瓣的颜色会愈来愈深,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吐出血色花瓣后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
喻文州感觉自己真的要崩溃了。
【暗恋之人】吗?
咋咋呼呼的男孩子的那颗虎牙在自己眼前晃了一下,喻文州心下一惊。
少天?
喻文州摇了摇头,把这个荒谬的想法赶出脑海。
怎么可能啊,少天和我……都是男的啊。

关上网页,打开了上次和嘉世比赛的视频,开始整理资料。
“队长队长我刚刚和叶不羞PK了来着!嘿嘿嘿你猜是我赢了还是他赢了呀?哎哟喂不用你猜了我告诉你!是本剑圣赢了哟!你看我棒吧!快夸我快夸我!”黄少天一把推开喻文州房间的门,脸上的笑意根本掩饰不住。
喻文州不自觉的也露出笑容:“我们少天最棒了……咳咳咳……抱歉少天,你等我一下。”
嗓子又开始痒起来,喻文州捂着嘴,跌跌撞撞地跑进洗手间。松开手后,五六片花瓣落在洗手台上,泛着淡粉色。
喻文州打开水龙头冲掉花瓣,惊出了一身冷汗:自己所喜欢的人……真的是……少天?
他跌坐在地上,许多想法在脑子里纷飞,却一个也抓不住。
“队长队长!”黄少天跑进洗手间,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关心,“你怎么了?没事吧没事吧?”
喻文州轻吐出一口气:还好刚刚清理了花瓣。
“没事,不是说让少天等我一下吗?”他故作镇定的微笑着,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黄少天的脸微微泛红:“我担心队长啊!而且队长你知道吗,刚刚你吓死我了……咳嗽了两下,你的脸就变得很白很白,然后你就跑出去了……话说,队长啊,你身上怎么好像有股花香味?”他说着往喻文州旁边靠了靠。
喻文州一愣:“嗯?我刚刚进来的时候也闻到了,说不定是保洁员喷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哦这样啊。队长我跟你说,刚刚我和叶不羞PK的时候……”
“好了少天,我们回我房间说吧。在洗手间里聊天感觉挺别扭的。”喻文州虽然很感激少天岔开了话题,但还是有点哭笑不得,少天怎么在哪里都能说起来啊。
回到房间,黄少天一反常态的抿了抿嘴,垂着眼睛对喻文州说:“对不起啊队长,我知道我自己话太多了……你是不是嗓子不舒服啊?这样吧,我不烦你了,我去训练,你多喝点水,好好休息一下吧……拜拜队长。”
一口气说完这些,他关上门跑开了。
喻文州有些不知所措。自己并没有嫌弃少天烦的意思啊……相反,这么话痨的少天,自己还是喜欢的不得了。
喻文州倒了杯水,却发现没有可以兑的凉水了。于是等水凉的同时坐在椅子上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
花吐症……暗恋之人……亲吻……
这些想想就不可能啊。

自己怎么会喜欢少天,又怎么会得这种奇怪的病……
可是他发现,这或许是事实。
这么说来,知道自己喜欢上少天是上周的事。
那天就像平时一样,经历着平淡无奇的训练。
少天好像是跟人PK获胜了,兴奋的一蹬桌子,椅子就滑到了自己的旁边。
顺手拦住了椅子,少天就露出虎牙笑着:“多谢队长救命之恩!”
就是那一眼。
就是那颗虎牙。
那个笑容就使喻文州沦陷。
或许因为是那天的太阳正好照在了黄少天笑着的侧脸上吧。喻文州笑着想。
他感觉从前的自己自己仿佛是坐在冰冷的雪地里,冻得缩成一团。而黄少天像火炉一样发光发热,温暖了他。
少天是自己的光啊。
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什么吸引着,从沙滩呆呆的走向大海。越走越远,越陷越深。待他反应过来,自己已进入大海深处,水涨上来,他被水包围,淹没,吞噬。
多半是跌进了名为黄少天的毒。
喻文州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手机上有一条黄少天刚发来的消息:
队长队长,大家说想要放松一下出来玩,我就带着大家出去吃饭啦!你放心你放心,我们一下午都有认真练习的qwww你如果醒了,就来楼下饭店找我们哟!【是我提议下去吃饭的,千万别怪他们啊啊啊!】
喻文州看着手机,露出自己都未发觉的宠溺笑容。
桌子上摆的水已经凉透了,喻文州不想烧热水,就直接喝了下去。
换好衣服,又去洗手台咳出了三片花瓣。喻文州在心里默默祈祷,这花吐症今天晚上就别再闹腾了。
到楼下饭店包间里的时候,喻文州明显感觉到队员们看自己的眼神中带着恐惧。
无奈的笑了笑:“既然来了,那就放松一下吧。”
小卢先笑了起来:“队长最好了!”
看到被众人围起来的少天,喻文州感觉自己好像也很容易满足。
只要看到少天这么开心的笑着,好像其他的都无所谓了呢。
喜欢,喜欢,太喜欢了。
喜欢他笑的弯弯的眉眼,也喜欢他尖尖的虎牙。
大概是看到他就会欢喜的喜欢。

大概是不管说多少次都不会厌倦的喜欢。
大概是喜欢他的一切的喜欢。
喻文州不记得饭桌上大家说了什么,聊了什么;也不记得大家因何而笑,因何而愁。
他只记得,黄少天灿烂的笑脸。

唔。
嗓子里难耐的感觉吵醒了喻文州。他睁开眼睛,趴在床边咳嗽起来。
是几片有着樱花般颜色的花瓣。
他皱了皱眉,又来了。
咳嗽没有止住,花瓣陆续的从口中飘出。
感觉胃里有什么在向上翻涌,喻文州跑到马桶边,把带着花瓣的晚饭吐了出来。
清理完花瓣和呕吐物之后,胃里的疼痛不减反增。喻文州用力摁着腹部,另一只手拿起了手机。
凌晨四点半。
大概再熬过一个小时,就该叫大家起来训练了……还好昨天晚上玩的不是太晚,应该不会影响大家的状态。
至于自己……等会儿去买点儿药吃就没事了。
胃疼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这花吐症……也没办法去医院,也不能乱吃药吧。可是如果自己一直咳嗽想吐,队员们肯定会怀疑的啊。
和少天表白?这根本不现实。少天怎么可能喜欢男人呢。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啊……
可是,喻文州啊,你有死的勇气吗。
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在训练室里练习的黄少天感觉很懵。
这都六点了,大家都在,怎么就队长还没来?
有些担心那个总是挂着微笑的人,一走神,小剑客被人砍掉了三分之一的血。
卢瀚文忍不住问到:“前辈你怎么了?不仅不话痨,而且还心不在焉的。”
心总是静不下来,黄少天扔了鼠标,走到喻文州房间门口:“队长队长,你在吗?我进去了?”
没有回应。
黄少天推门进去,看到喻文州背对着自己,姿势有些僵硬。
“队长,起来了起来了……你知不知道现在都几点了呀!我们大家都在外面呢,就你还没起来哎!过不了多久要比赛了,你这是干嘛呀……”黄少天走过去推了推喻文州,嘴上还不停下。

“少天……咳咳咳……你别推我,我很快就起来。”喻文州没想到自己睡过了头,一抬眼看到黄少天在身边,又捂着嘴咳嗽起来。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怎么又咳嗽了啊?”
见黄少天没有要走的意思,喻文州把咳出的几片花瓣扔到床的另一边,用被子盖住,坐了起来。“我没事的,少天。你先出去吧,我很快就出去。”
胃里还有点难受,他下意识的把手搭在胃上。
“队长队长你是不是不舒服啊?你是不是胃疼?要不然你再休息一会儿吧,我带着他们训练也可以的你相信我……”黄少天看到喻文州放在腹部的手,张嘴又是好几句话。
“没事。”喻文州被吵的有点儿头晕,胃里的疼痛好像也愈演愈烈。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又白了几分的脸色,有些自责:“队长队长,要不……我给你揉揉?”
见一直大大咧咧的剑圣露出小心翼翼的神色,喻文州笑了笑:“可以啊,谢谢少天。”
黄少天坐到喻文州身边,隔着他白色的衬衫轻轻在腹部打圈:“队长队长,有没有好一点啊?话说你怎么会胃疼呢?昨天晚上你吃的也不是很多啊……晚上受凉了吗?一会儿要打比赛你要不要吃点药什么的?”
“嗯。”喻文州贪婪的闻着黄少天身上淡淡的柠檬味儿,手不受控制的环住了黄少天。
感觉到黄少天后背一僵,喻文州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立马闭上了眼睛,露出倦意。又暗自庆幸着自己刚刚的回复倒像是要睡着的语气。
“队……队长?”黄少天愣了愣,声音有些抖。
没有应答。
黄少天脸上升起绯红,嘴里轻声嘟哝着什么。喻文州把头往黄少天肩膀上蹭了蹭,才勉强听清楚他的话:
“对不起,队长,其实我喜欢上你了。但是,队长肯定不会喜欢男人的吧……所以,尽管我只能帮队长揉揉胃或者帮队长处理队里的事情,但只要是能帮队长做点什么,我都非常非常非常开心啊……真希望队长以后不要再抱我了,不要再温柔的叫我了,也不要再开玩笑说喜欢我了,我真的,不想再自作多情下去了;但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队长啊。”
喻文州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自己喜欢着的人,真的也喜欢着自己。他本想说自己也喜欢黄少天,但刚一张口,一片花瓣就飘了出来。
紧接着的,是强烈的呕吐感。

喻文州跑到马桶旁边干呕,看到花瓣一片一片的从口中飞出来,也看到黄少天惊愕的神情。
“队长,你……怎么了?”平时话痨到让人烦躁的黄少天看到满天的花瓣,有些语无伦次。队长怎么会……吐出花瓣来?
吐出花瓣……?!
黄少天突然想到,当时苏沐橙一脸坏笑的给他普及耽美知识时,那个震撼到自己的名词:
花吐症。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这是众所周知的。
当然,这个众,不包括喻文州。
当初苏沐橙跑来跟黄少天喝了一杯咖啡,抱着她的笔电喝的。
然后花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给黄少天安利了一大堆耽美文,还有一些特有名词,例如abo什么的。说是看了这些他会更懂得该如何攻略喻文州。
abo这个黄少天是确实雷到了,但是更让他惊讶的是「花吐症」这个名词。
他看到那篇文章里,小受一阵阵的咳嗽,带出一片片的花瓣,最后血红色的花瓣跌落出来,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消失的了无踪迹。
那天黄少天并没有一直想着喻文州。而是一直在庆幸自己不是活在那个世界。
可是现在他亲眼看到的一切无不在把一句话灌输进他的脑中:
队长得了花吐症。
他跑出了喻文州的房间,把手机拿了出来,在搜索引擎框里输入「花吐症」三个字。
〖与暗恋之人亲吻……〗
黄少天感觉拿着手机的手有些抖。
“啪”的一声把手机拍回桌子上,黄少天走回喻文州的房间。
喻文州正弯着腰把花瓣一片一片的捡起来,放进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少天,”听到黄少天的脚步声,喻文州抬眼看了看他,“对不起,吓到你了吧……先别和大家说好吗?”
“哎呀队长队长我知道,我肯定不会说的啦,话说队长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有这么多花瓣?”黄少天咧开一个笑容,尽量掩饰住自己尾音的颤抖。
“少天,你知道了吧。”喻文州的声音低低的,听不出情绪。“你瞒不住我的。”
“嗯……是花吐症吗?”“嗯。”“队长,那你……”黄少天走到喻文州身边,看着他翘起的一撮呆毛。
刚刚发现队长也有呆毛啊。真好看。

“已经是桃红色了,等到花瓣变成血红色,我就要……”“队长!”黄少天突然喊了出来,“我知道,要和喜欢的人亲吻对吧。队长,你快点去找她吧。”
“找谁?”喻文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队长为什么,为什么非要逼着我说出来呢?难道队长刚刚没有听到我说,我喜欢你吗?我鼓足勇气和你告白,却换来这样的结局,队长还是不满意吗?队长还是不明白吗?去找那个你喜欢的人啊!”
黄少天闭上眼睛,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放弃般的跌坐在地上。
“好的。”
喻文州缓缓的走近黄少天,在他旁边坐下,吻上了他的唇。
“少天啊,你简直是可爱到爆炸了。”
“啊啊啊什么嘛队长你亲我干什么……不是要亲自己喜欢的人么。诶诶诶?难道,咳咳咳……”黄少天说着又感觉嗓子里有什么东西,咳嗽几下,发现掉在手中的是一朵玫红色的不知名的花。
他讶异地看向喻文州,发现他依旧只是挂着淡淡的笑。惊出了一身冷汗。
“队长你……”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坏笑,往手里吹了一口气。
一朵同样是玫红色的花儿。
“原来少天一直都不知道啊。”喻文州在黄少天耳旁轻声说着,喷出的热气惹得黄少天缩了缩脖子:“什么?”
“我喜欢少天,喜欢到快爆炸啊。”
要有多幸运才能这样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里的星星,轻笑着。
我喜欢的人啊,恰巧也喜欢着我呢。
真好。

END

评论

热度(37)